Egon Müller

澄淨細緻的貴腐香氣、稠密飽滿的絕佳口感,每一口都能感受到優雅的口感及迷人的風味,將當地風土的條件發揮

酒莊歷史
Egon Müller莊園位於相當精華的Mosel 產區,擁有靠近薩爾河(River Saar)流域Wiltingen附近夏茲霍夫堡 (Scharzhofberg) 7公頃的葡萄園。Müller家族把當地風土的條件發揮的淋漓盡致,經常被評選為Mosel地區最頂尖的酒廠。Müller家族自18世紀起坐擁這塊位於Scharzhofberg的葡萄園,此地處於排水良好的板岩地層之上。大部分都是種植Riesling,僅少部分種植其他葡萄品種。前任莊主Egon Müller三世於1954年購買釀酒廠「Le Gallais」擴張葡萄事業版圖,Le Gallais酒廠在Wiltingen佔有2.5公頃(6.2英畝)大小,包括單一葡萄園「Kupp」和「Braune Kupp」。
「一瓶酒的好壞100%在葡萄園裡就已經決定了。要以酒窖裡釀製的過程將葡萄酒的品質提升到101%幾乎是不可能的,但若能將葡萄的潛力完全帶入酒瓶中,則已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。」這是前任莊主Egon Müller三世常說的名言,到現在仍廣為傳頌。Egon Müller深信他們的葡萄園有實力種植出最好的葡萄,進而釀製出最具潛力的葡萄酒,酒莊也致力於達成這樣的目標。
Egon Müller始終堅持釀製「天然好酒」的哲學,雖然這樣的信念曾在 1971 年執行的釀酒規範中被屏棄。但實際上Egon Müller除了二氧化硫之外不在酒中添加其他物質,也因為酒的熟成度夠,所以Egon Müller不需進行 Chaptalization(以添加糖份的方式提高酒精濃度)。
年份報告
2018
2018

陽光是2018年的主旋律!
2017/18的冬季溫和且濕潤,特別是12月與1月的降雨量高,2月和3月轉為乾冷氣候,氣溫較過去同月平均溫度低。但4月天氣好轉,4、5月天氣溫暖,溫度都打破過去同月溫度的紀錄。比起近期較溫暖的年份(如15年、11年),日照時間多了一百多個小時,但仍不及幾個比較極端的年份(如05年、03年)。此外,在雨量上是較低的,類似15年、11年、09年、05年與03年的情形,所幸產量相當高(氣候雖炎熱但並未達到乾旱),這也讓葡萄的甜度較為溫和。
正因如此,雖然葡萄樹發芽較晚,但生長十分迅速。5月下半非常潮濕,葡萄受到露菌病的威脅,因此不得不在5月17日開始噴灑藥劑。第一次噴灑採用有機產品,但考量天氣及2016年的經驗,改用傳統藥劑。5月30日的夜晚下了80毫米的雨量,導致土地受到侵蝕。6月前半依然溫暖且潮濕,因而必須在短期內多次進行藥劑噴灑。儘管在Wiltinger Braunfels和一些手工噴灑的地塊中都有貴腐感染,但在大多數的田地中都已受到控制。2018的花期提早且在6月5日結束。雖有些微的發育不均(Millerandange),但整體成長狀況相當令人滿意。
7月天氣轉為炎熱乾燥。葡萄樹生長得十分茂盛,不管是樹冠管理,雜草控制和作物保護都順利完成。6日進行最後一次藥劑噴灑。17日已在特別炎熱的地區發現葡萄開始轉軟,在一周之後,到處都可見到因成熟而變色的葡萄。8月的溫度高達37°C,葡萄含糖比例迅速攀升,因此考慮在9月中旬開始收成。然而9月的氣溫回復正常,因此含糖比例的攀升趨緩。同時氣候也轉為乾旱,但因春季的大雨,葡萄園並未受到影響。
氣候狀況極佳,收成時間的提早再次打破紀錄!
由於充足的日照與適當的雨量,葡萄生長十分迅速,VDP(德國名莊聯盟)及Bernkasteler Ring(德國最早的酒莊協會)的酒莊也發現收成的時間竟提早到與特里爾拍賣(德國最大的葡萄酒拍賣之一)的時間撞期,這可是有史以來第一次!Egon Müller則於9月24日開始收成,這正是第一場秋季風暴過去的時刻。果實成熟狀況良好且非常健康,產量極高令人驚喜,在Oberemmeler Rosenberg和Wiltinger Braunfels進行3天的採摘後,已經收成了相當於2017年的產量。9月底的夜晚氣溫下降至0°C左右,導致酸度降低了約1g/l。為了避免酸度再次下降,收成緊鑼密鼓地進行。收成時的氣候乾燥,大部分是晴天,溫度高達28°C。儘管貴腐的比例有增加,但仍只佔極小部分。然而受貴腐影響的葡萄品質極佳,而在溫暖和乾燥的氣候下,健康的葡萄也開始縮小,因此果實甜度持續上升,也因此產量略受影響。
2018年份的收成在10月20日完成,平均產量達到51百升/公頃,可說是長年以來產量最高的一年。葡萄的品質令人驚喜,適合各種等級酒的葡萄都一應俱全,含糖量(Must Weight)也很好,雖沒有2005或2010來得高,但顯得優雅。酸度適中,pH值非常低。總而言之,2018年雖不是貴腐葡萄酒的年份,但與2011年份的狀況相似,受影響的葡萄比例雖少但集中度相當好,也因此2018年的Auslese和TBA在品質上應能與2011年相較。
絕美優雅的特色風味
2018年份的特色是甚麼?在品嚐了當區最好的幾個酒莊不同甜度、等級的原桶酒後,發現風格非常多變,從與03及05年份相似的中等酸度帶著充分甜度,到如02年份的成熟多汁風味都歷歷可見,而一些貴腐酒的表現更是令人印象深刻,也因此許多莊園的高階貴腐酒,包括TBA,產量都相當好。
低糖度的酒款也特別引人關注:原因有二,首先,許多酒款在發酵時異常緩慢,有些莊園歸因於高溫的天氣導致葡萄的氮含量較低(氮為加速發酵的成份之一);再者,一些通常不釀製低糖度酒款的莊園也表示由於2018年份的酸度適中,與低糖度的酒能達到完美平衡,因此他們也會製作一部分此類酒款。
雖然還未到最終揭曉時刻,但可確定的是:即使18年的日照極強,也不會再發生如03年份的問題;2018對酒莊可說是一個夢幻年份,極高的產量與絕佳的品質!

2017
2017

2016-2017的冬季較早開始,氣溫也低。冰酒使用的葡萄在11月30日開始收成,當時的氣溫是-9.5°C,一直持續到1月底都是寒冷的天氣。而天候自2016年7月以來一直維持乾燥。2月氣溫上升,3月溫暖而陽光充足。4月葡萄藤的葉子開始發芽,能感受到春天的到來,但在4月18日至28日之間,溫度數次下降至-5°C,造成相當嚴重的霜凍損害,特別是Scharzhofberg的低谷處。然而,由於同時受到輻射冷卻以及低溫冷風甚至是飄雪所造成的霜害,所有葡萄園都受到影響。
總而言之,4月非常乾燥,僅有4.6毫米的降水量,正因為如此損失有限,不超過30%。5月高溫且乾燥,葡萄樹持續成長,5月下旬開始開花,到6月中旬花期結束。儘管持續乾旱,但葡萄發育良好且果粒相當大,彌補了霜凍帶來的部分損失。
7月天氣開始轉變,氣候仍保持溫暖,但降雨量超過平均水準。到7月底,葡萄開始成熟。氣候持續溫暖潮濕,但令人驚訝的是葡萄仍然很健康。但在8月下旬,開始出現貴腐菌感染現象。9月天氣寒冷潮濕,但由於氣溫涼爽,貴腐菌的蔓延速度明顯放緩。9月中旬天氣好轉,經過幾天乾燥與充足日照的天氣後,於9月25日開始收成。
收成的第一周天氣狀況很好,早上有霧且下午陽光充足,受貴腐菌影響的葡萄都被挑出,其中水分含量較低的部份作為BA或TBA酒使用。葡萄的含糖量及酸度都很高。
9月30日又開始下雨,而10月3日一晚就有18毫米的雨量。原本天氣預報顯示雖然周末有大雨,但接下來的兩週應該是乾燥的氣候。然而天氣改變,因而必須考量在更加多雨的狀況下收成。儘管採摘時揀選分類會增加收成的時間,但為了品質仍持續採用此種方式。幸運的是收成期間只有輕微的陣雨,並在下週末再次放晴。在連續的晴天後,葡萄收成於10月14日結束。
對酒莊來說,這是有史以來最早的收成時間。比2003年提前4天開始,比2014年提前2天完成。這當然是因為春、夏季較溫暖的天氣加速了葡萄的成熟。 4月霜凍減少了葡萄數量並使葡萄藤在沒有降雨期間能自由成長。考量過去較熱年份的經驗,在酸度水平上是值得期待的,且因較早摘採且較早結束產量較小,平均產量為1800公升/公頃。
除了霜凍外,貴腐菌造成的體積損失也影響了產量,但相對讓集中度增加。Auslese,BA和TBA的品質都值得期待,這也彌補了一部份的產量損失。儘管如此,2017年份不是像2005年份或2006年份那樣,每一顆葡萄都受到貴腐菌的影響。在Scharzhofberg和Wiltinger braune Kupp的所有葡萄都在摘採中選出受到貴腐菌影響的部份。剩餘健康、金黃且緊實的葡萄則使用在Kabinett的釀造。2017年份類似於2011年份的狀況,糖份含量相當,但酸度較平均高出1.5克/升,具有力道和集中度的葡萄酒呈現出的優雅風味令人期待。

2016
2016

2015-2016的冬季依然是不太嚴寒,類似2015年份,2015整年是相當乾燥,但從2016年1月開始每個月的氣候都比往年更為潮濕,3-4月也相對較冷,導致發芽較晚,5月很溫暖但雨量多,6月的日間非常潮濕,到了晚間約20度讓我們面對極大的霉害壓力,這正是讓霉菌生長的環境,我們採用有機的除菌方式是,但無法抓準正確的噴灑時機,這個時期我們損失了40%的作物。6月初開始開花直到月底,這個時候我們進行每週間的噴灑來控制進一步的作物損害,由於幅員遼闊難以掌握,再加上狹長的溪谷地形造成的悶濕環境,讓 Saarburg 及Braunfels的園區損失較嚴重。

雨季終於在8月停止,直到9月都是陽光充足、炎熱乾燥的天氣,由於之前雨季帶來的水量讓葡萄加速生長,到了9月份我們發現1週內糖度增加15度,10/1當天,在漫長的乾季後下了20毫米的雨量,讓糖度迅速下降,在10月之後的乾燥涼爽氣候之下,糖度又緩慢上升。

我們在10/10開始進行採收,由於開花期延續較長,早熟性的落果也讓葡萄串較為鬆散,但葡萄也結較為大顆,也彌補了霜霉造成的收成量減少,收成的葡萄也很健康成熟,第一週氣候乾燥,整段收成期天氣不太穩定,我們先從Saarburg and Braunfels園區開始採收,這也是霉害最嚴重的地區,收成量不到10 hl/ha,接下來的Wiltinger 、braune 、Kupp將近20 hl/ha, Scharzhofberg有稍微超過20 hl/ha,其中的差異性主要在於霉害較嚴重地區,接近河流較為潮濕,有利於霉菌生長。

到了採收期的第2週,期間經過了幾次陣雨,葡萄還是保持超乎預期的健康,但無法挑選出適合釀Auslese的貴腐葡萄,到了10/19,20兩天,我們在Breiter Weinberg採收了用來釀Scharzhofberger Kabinett “alte Reben”的葡萄,等到10/24 下了雨,但後續陽光普照的晴朗秋季氣候,無法形成貴腐葡萄。

斷斷續續的降雨之後,我們11/2恢復採收,到了只剩下Rosenberg 區的1公頃、Scharzhofberg的4 公頃及位於山丘東邊的“Mallmann”小區,Rosenberg的採收量達到了正常的30 hl/ha,晴朗氣候讓葡萄汁含糖量些微提升,但還無法到達Auslese的等級,最後一批葡萄在11/4完成採收。

由於貴腐葡萄採收量不足,我們冒險地保留了一部分有機會用來釀冰酒的葡萄,以今年在收成不足及在不太嚴寒的狀況,很可能將心血付諸流水,很幸運地到了11/30氣溫降到-9,5° C使我們採收到冰凍葡萄,這個情形類似1975年的Beerenauslese Eiswein,當年使用的葡萄是在11/25,相同的氣溫條件下達到了相同的糖度、酸度。

整體上,2016是一個非常好的年份,葡萄生長得很健康成熟, 酸度上的平衡也近乎完美,我們分秒必爭地採收葡萄,但還是一個相對收成量較小的一年,不同等級的分佈狀況也與往年十分不同,Rosenberg區的好收成,也無法彌補Saarburg 與Braunfels的損失,„Scharzhof“產量很少,同時由於缺乏貴腐葡萄,本年份無法釀造Auslese,另一方面,Scharzhofberger Kabinett 及Spätlese 相當類似2015年份的品質。

推薦酒款

2017 Scharzhofberger Kabinett, Egon Muller

成熟的核果、萊姆、青蘋果香氣,明亮飽滿的酸度、細緻而優雅,尾韻悠長,相信再陳年一段時間會更精采

2016 Scharzhofberger Spatlese, Egon Muller

帶著白桃、葡萄柚與萊姆的水果香氣,酸度明亮、口感飽滿多汁,與16年的Braune Kupp Spätlese及Kabinett相比,酸度明顯偏低,質地帶有一絲奶油味。可以感受到成熟哈密瓜與金銀花的風味,酸度提升了整體的細緻與平衡,十分優異!

2017 Scharzhof Riesling QbA, Egon Muller

萊姆、青蘋果與些許綠醋栗的水果氣息,清爽有活力的明亮酸度與與層次帶來了這款酒細緻優雅的平衡口感,酒體飽滿厚實具層次感、尾韻悠長,引人入勝。

2017 Scharzhofberger Auslese, Egon Muller

擁有濃郁多樣的香氣,包括核桃、成熟蜜桃、熱帶水果、花蜜、薄荷與尤加利樹的香氣,明亮具穿透利的酸度,整體口感十分飽滿而平衡,回韻綿長不斷。

1999 Scharzhofberger Auslese, Egon Müller

非常濃郁的香氣,極度成熟的氣息,Egon認為這是他最偉大的年份之一。不像03或04年份有豐富的果香,但具有極佳的陳年潛力。年輕但層次豐富。葡萄汁發酵前含糖量大約115 Oechsle(德國含糖度數單位),幾乎達到BA等級。

2003 Scharzhofberger Spatlese, Egon Müller

絕佳的濃郁香氣帶著葡萄柚的香味。極高的甜度,口感相當華麗且引人入勝,令人難以拒絕的佳釀,非常厚實且健壯

1997 Scharzhofberger Spatlese, Egon Müller

超越Spatlese的ㄧ款佳作!黑醋栗果醬、糖漬檸檬、棕色辛香料、杏桃果醬、新鮮紅莓與蜂蜜的香氣,穿透力十足的酸度帶來了印象深刻的活力,尾韻表現出令人振奮的山葵與檸檬皮的香氣。

2007 Scharzhofberger Spatlese, Egon Müller

哈密瓜、木梨與百合、水仙的香氣,接續著是礦物與麝香的氣息,展現出了這款酒的優雅雍容,尾韻帶著榛果、杏仁果醬的風味,口感清爽且豐富,令人流連忘返。

2011 Wiltinger Braune Kupp Spatlese / Le Gallais, Egon Müller

新鮮出爐麵包的酵母與紫李、海風與棕色辛香料的氣息交織在一起,散發出迷人的香氣,酒體飽滿帶著細膩的奶油與香瓜風味,精緻不失活力的酸度,為這款酒帶來了無一無二的魅力,引人入勝。